位置:主页 > 全集剧情

人民的名义剧情 第50集(共55集)分集剧情

来源:人民的名义全集  时间:2017-04-24  浏览:
第50集 - 侯亮平苦苦劝说祁同伟 祁同伟畏罪饮弹自杀
 
如果高小琴能顺利出关,她和祁同伟就在香港的三季酒店见面,如果出不了境,就去高小琴的老家-----岩台大北湖湖里乡的湖心岛。如果高小琴被捕,祁同伟没有说什么,只是讲了一个故事,一个基督徒不会游泳,却掉到海里,他在海里挣扎的时候,看到一艘船,船上的人要救他,可他说不,他要等他的上帝来救。接着他继续在海里挣扎,之后又来了第二艘船,船上的人要救他,他依旧说等自己的上帝来救,后来他淹死了,到了天堂,见到了上帝,他埋怨上帝为什么不救他,上帝却说,他派了两艘船去救他,是他自己不愿意上来。侯亮平猜到了祁同伟的心思,他故事里的两艘船指的是自己的光荣与荣耀,侯亮平突然想到了,祁同伟一定在孤鹰岭,侯亮平请求马上停止审讯,他要赶去孤鹰岭。
赵东来立刻布置好警力,准备抓捕祁同伟。
不出侯亮平所料,祁同伟果然来到孤鹰岭,来找当年救过他性命的老人家,他的脚步很沉重。
 
赵东来立刻赶到公安局指挥中心,侯亮平顾不上多解释,决定亲自去找祁同伟,侯亮平记得祁同伟在汉东公安通讯上讲过自己当孤胆英雄的事迹,他凭一首 《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》儿歌在危难中找到了人民,当时的孤鹰岭扫毒事件影响很大。侯亮平请求去孤鹰岭劝降祁同伟,请求不到万不得已,不要击毙他,因为祈同伟身上有太多的秘密,他应该回来接受法律的惩罚,沙瑞金点头答应。
祁同伟和老人说,他还是觉得山里好,没有纷争,没有斗争,没有你死我活,老人看出他的惆怅,猜想他是仕途不顺,劝他要知足,看开一点。祁同伟永远也忘不了,当年自己是缉毒队长的时候,被毒贩追杀受伤,他踉踉跄跄来到这间小屋,告诉老人自己是警察,老人不但救了他。还按照祁同伟给的电话,叫来了直升机,毒贩们拼命向直升机扫射,特警才能准确地知道了毒贩的行踪,将毒贩包围起来,把他们都俘虏了,那次的缉毒行动取得了空前的胜利。
侯亮平乘坐直升机,很快就来到孤鹰岭,祁同伟抬头看到,他迅速进屋关上门,用桌子柜子将门顶死,他举起狙击枪。此时侯亮平对他喊话,要接他回家,祁同伟瞄准了直升机。这时候,那首儿歌又响起,老人劝祈同伟回家,他很清楚,他已经回不去,他犯的罪,是什么英雄称号都抵偿不了的。这时候,特警队伍也都各就各位,严阵以待,做好了随时行动的准备。高育良打电话给沙瑞金,得知正在全力抓捕祁同伟,他把电话扔在一边,整个人一下子颓掉了,双眼流露出绝望与无助。
侯亮平请求马上降落,赵东来和季昌明都很反对,担心他有危险,侯亮平坚持要下去。
侯亮平大踏步地走下直升机,祁同伟一直在瞄准他,侯亮平脱下制服,潇洒地与直升机挥手告别。祁同伟放下枪,他让老人离开,他发现自己已经被包围了,祁同伟向侯亮平喊话要把老人放出去。
此时,祁同伟思绪万千,曾经有过的辉煌与荣誉,都历历在目。
侯亮平知道这里是祁同伟梦想和光荣开始的地方,他双手展开,证明自己没有带武器。祁同伟歇斯底里地大声喊,他最想杀的人就是侯亮平,侯亮平很清楚,祁同伟今天能到这里来,说明他的人性没有彻底泯灭,他的内心还有是非曲直。
侯亮平强忍怒火,质问他,他怎么忍心对陈海下手,车祸当时自己和陈海通电话,祁同伟等于是当着自己的面谋害陈海,他对祁同伟已经忍无可忍。祁同伟大喊,他也没办法,不就是死吗,他不怕。侯亮平很清楚祁同伟之所以变得如此丧心病狂,其实就是不愿意失去自己这些年所得的巨大的财富。侯亮平表明自己来不是要祁同伟的命,而是要带他回家。
祁同伟气急败坏地质问侯亮平,汉东那么多的贪官,为什么老是追着他不放,侯亮平义正言辞地表示,祈同伟现在是以身试法,希望他能正确面对,不要逃避,要勇于承担。祁同伟用手枪对着侯亮平,侯亮平不以为然,继续劝说让他把没有做过的事都说出来,让那些人去面对。祁同伟骄傲地宣称,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人可以审判自己,老天爷也不行,他坚持要杀侯亮平。侯亮平不慌不忙地和他讲明史,明朝臣子不怕杀头,如果被皇帝杀了,就可以青史留名,今天也还是一样,如果自己死了,也会青史留名,他很清楚一向孤傲的祁同伟是不会成全自己的。
季昌明和沙瑞金他们在指挥中心目睹了这一切,季昌明夸侯亮平一身正气。
侯亮平质问祈同伟,他为难的时候找到人民,人民危难的时候,他又在哪?指责他们毫无底线的腐败,败坏了党和政府的形象,造成了社会矛盾极其严重,他还有何颜面回到这里,去面对曾经救过杀他的老人家。如果祁同伟不愿意杀他,就跟他回去,他们俩毕竟是同门师兄弟。最后,侯亮平双眼含泪劝说自己老学长,恳求他跟自己回去,去面对法律,面对陈海,哪怕是死,也死在家里。
祁同伟的内心激烈地斗争,他大声喊,和侯亮平的恩怨已清,而且陈海的命他一定会还,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审判他,他刚一喊完,就举起手枪饮弹自杀。侯亮平不顾一切冲进去,看到祁同伟已经直挺挺地倒在血泊之中,侯亮平追悔莫及,耳边又响起了那首儿歌。
 
侯亮平临走前又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埋葬自己兄弟的地方,他很心痛。侯亮平向省委检讨,沙瑞金觉得他已经仁至义尽了,他要代表省委为侯亮平请功,
第二天,京州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,而侯亮平的家里却是战火纷飞,钟小艾又急又气地追着要打他,责怪他逞英雄,侯亮平被打得上蹿下跳,苦苦求饶,口口声声表示自己是孙猴子会72变,不会轻易出事的。最后他拉住钟小艾的手,连连道歉,保证下次的行动再也不告诉钟小艾了,结果又招来一顿毒打。他紧紧搂住钟小艾,对她好言相劝 ,钟小艾趴在侯亮平的肩头委屈地大哭不止。
高育良在一遍一遍翻地,他想以此强压内心的恐惧与绝望,虽然已经满身大汗却浑然不觉。
侯亮平要去找高育良请教,希望他能认清事实。虽然田国富和沙瑞金都找高育良谈过话,他始终觉得自己没有问题。侯亮平觉得祁同伟的死带走了很多的秘密,以前都觉得高育良是被祁同伟蒙蔽了,现在看来是祁同伟是在为高育良处理麻烦的时候拉下水,然后越走越远。
高育良呆呆地坐在饭桌前,吴惠芬感叹,早知今日何必当初,希望高育良面对现实。高育良向两位书记承认,自己这些年放松了学习,犯了一些很严重的错误,但是和犯罪没有关系,而且祈同伟他们的犯罪行为与自己没有直接关系。吴惠芬却认为有些东西他是赖不掉的,埋怨他,既然那天都已经走到沙瑞金的门口,为什么不进去?高育良担心说不清,其实他对祁同伟早已厌烦透顶,他只承认自己在生活中犯了一些错误。
吴惠芬送高育良上班,告诉他,田国富要找自己谈话,高育良嘱咐他,自己的事与她无关,万一那一天回不来了,让她照顾家里的花花草草,而且地已经翻了三遍,他让吴惠芬种点蔬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