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主页 > 全集剧情

人民的名义剧情 第48集(共55集)分集剧情

来源:人民的名义全集  时间:2017-04-24  浏览:
第48集 - 陈岩石被王文革劫持 一一六大案真相大白
 
林华华迫不及待抢过电话要求侯亮平多做几个菜犒赏她们,随后,陆亦可告诉他赵瑞龙已经入关,侯亮平命陆亦可马上突击审讯,等他结束马上过去。
陆亦可听出来侯亮平最后的话一定是为了诈谁,不是刘新建就是高小琴。果然,刘新建在审讯室里听得清清楚楚。
侯亮平回到审讯室,立刻宣布停止审讯,要对刘新建零口供定罪,刘新建见状,立刻改口,要求全部交代,其实侯亮平早就猜到了,刘新建是担心赵瑞龙先交代,对自己不利。
陈岩石继续语重心长地劝说王文革,援助律师非常负责任,一直在和山水集团谈判交涉,虽然谈得很艰难,但是现在马上就要解决了,王文革坚持要律师拿来股权协议书给他看,否则他坚决不相信。
与此同时,高小琴接到援助律师的短信,把王文革绑架蔡英俊的事告诉了她,高小琴立刻慌了神,祁同伟让她立刻叫来援助律师,马上在和解协议书上签字,赵瑞龙还想不认账,祁同伟火冒三丈大喊,让高小琴马上打电话,赵瑞龙也只好乖乖认输。
 
祁同伟又告诉赵瑞龙一个不好的消息,丁义珍的行踪让海外追逃小组发现了,如果他坦白交代,自愿回国,后果将不堪设想,赵瑞龙不慌不忙地回答,这件事他在香港的时候就知道了,而且他给了花斑虎二十万美金,丁义珍将会死于一场枪战,祁同伟才松了一口气。
与此同时,丁义珍正带着一个非洲人来找金矿,花斑虎一直跟踪他,当他正在高谈阔论对自由,财富的憧憬的时候,花斑虎将他一枪毙命。
王队长命令狙击手做准备,陈岩石赶忙劝他不要下命令,他知道王文革就是想要股权,不会对孩子动手的,
赵瑞龙没等律师到来,他就着急要回去,刚走到门口,接到花斑虎的信息,得知丁义珍已经毙命。
这时候,陈岩石也接到了钱律师的电话,高小琴已经同意签订和解书,她正在赶往山水集团的路上,陈岩石反复叮嘱她,等签完手续,立刻给发到自己手机上。陈岩石又回过身劝王文革,可是王文革仍然坚持要当面见到协议书,陈岩石无奈,又提出自己进去当人质,换出蔡英俊。王文革把蔡英俊推出来,他一把将陈岩石拽了进去,把刀架在陈岩石的脖子上。赵东来听说这个消息,大声指责王队长鲁莽。
刘新建交代,赵立春拿刘新建当干儿子,对他无话不谈,自从刘新建当上油汽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以后,赵立春找他谈话,声称油汽集团是国家的,不可能变成自己家的提款机,而赵瑞龙的公司是自己家的,让他帮赵瑞龙。陈群芳他们初步查明,这些年一来,刘新建一共向赵瑞龙公司输送利益不下三十个亿,而他也挥霍了赵瑞龙公司五千二百万参与赌博,从澳门,拉斯维加斯到葡萄牙的里斯本。刘新建很吃惊,没想到这些他们也能查到。
季昌明指示侯亮平抓紧时间让他一条一条具体交代,季昌明和林副检察长对赵立春的堕落妄为都感到触目惊心,而且汉东油汽集团的查账组,发现了肖钢玉受贿十二万的证据。
高小琴觉得赵瑞龙太霸道,太贪婪,祁同伟面对眼前无法收拾的局面,也只能选择逃离,他让高小琴做好随时离开的准备。
穷凶极恶的王文革紧紧地搂着陈岩石的脖子,大声叫嚣,他拖着陈岩石躲到墙角,刀始终顶在他的脖子上。汤成兰在门外哭着埋怨王文革,让他做事凭良心,如果没有陈岩石,他们家就不可能有那么多股份,她苦苦恳求王文革放了陈岩石。
与此同时,李达康沙瑞金都得到这个消息,李达康气得暴跳如雷,警告赵东来,如果陈岩石有任何的闪失,要拿赵东来是问,沙瑞金立刻打电话给李达康了解情况。此时,李达康已经赶到公安局指挥中心,他大步跑上楼,命令赵东来击毙王文革,赵东来不顾陈岩石的反对,命令特警找机会击毙王文革。
特警接到命令,他们冲进房间,陈岩石被王文革拖拽着已经筋疲力尽,他让特警战士们出去,赶快去和钱律师联系,尽快拿回来股权协议书,陈岩石继续劝说王文革。
刘新建交代,肖钢玉有一箱中华烟让刘新建帮着卖,刘新建无奈让财务给肖钢玉打了六万元,没想到半年后,肖钢玉又要把这一箱烟卖给刘新建,他只好又让财务给他六万元,等刘新建把烟取回来的时候,都已经发霉了。
林副检察长提出要找肖钢玉谈话,季昌明说不急,因为他的问题不止这十二万这么简单。
此时,肖钢玉像只没头的苍蝇也一般,他给高育良打了无数个电话,不是占线就是没人接,他急得抓耳挠腮,只好向祁同伟求助,没想到祁同伟坚决不许他和高育良联系。最后,高育良终于给他回电话,肖钢玉都快急疯了,得知高育良在处理王文革绑架案,他才稍稍松了一口气,高育良劝他不要患得患失,和侯亮平道个歉,肖钢玉唯唯诺诺地回答,他要请侯亮平吃饭,希望高育良作陪。
三个小时过去了,陈岩石累得气喘吁吁,特警已经赶到对面楼顶,瞄准了王文革的头,随时准备将其击毙。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钱律师把和高小琴签订的和解书发到陈岩石的手机上,王文革激动地扔下刀,咕咚一声跪倒在地,哭着恳求陈岩石的宽恕。陈岩石累得瘫坐在椅子上,还不停地嘱咐特警战士,慢点抓王文革,他身上的烧伤还没好。说完,陈岩石就晕过去了。
刘新建交代,他们同伙中还有一个重要人物就是祁同伟,他伙同高小琴搂钱,他们俩还在香港开了公司。正在这时候,季昌明把陈岩石被劫持后晕倒的消息告诉侯亮平,让他撤下来,沙瑞金要召开紧急会议,让陈群芳他们继续审讯。
 
沙瑞金召集紧急会议,高育良在医院陪护陈岩石缺席会议,季昌明宣布一一六答案真相大白,犯罪嫌疑人以山水集团为中心,强取豪夺,大量侵吞国家资产,前省委书记赵立春和他的儿子赵瑞龙涉案。接下来,侯亮平介绍了案件侦破过程。他们首先锁定欧阳菁,查到山水集团,然后,陈清泉,高小琴,刘新建,赵瑞龙,肖钢玉,丁义珍等陆续进入他们的视线,这些年以来,祁同伟,陈清泉,丁义珍,肖钢玉以分红的名义从山水集团拿走数量不等的现金。赵东来也介绍了陈海的车祸是有人精心策划的,刘庆祝也是死于谋杀,而且刘庆祝的账本复印件也在他的老家被发现。
高育良来医院看望昏迷的陈岩石,王馥真代表陈岩石问他,到底和高小琴是什么关系?他很诚恳地回答,高小琴既不是他的侄女,也不是他的女儿,而是多年前曾经关注过的一个民营企业家,他失口否认和高小琴有任何不正当的男女关系,称那些都是谣传,他躲躲闪闪,不知所措推说有事想离开。临走,王馥真语重心长地劝他,如果犯了错,赶紧和党组织说清楚,老老实实地接受党组织的处理。没等王馥真说完,他就匆匆离开,王馥真很心痛。
一向雄辩的高育良,在两个正直无私的人面前,实在没脸诡辩了,时至今日,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正气凛然,这些年来,自己为啥把老人都当耳旁风,一失足成千古恨,再回头已是百年身。
祁同伟渐渐感觉到危险来临,他很清楚侯亮平不会轻易放过他,高小琴很不以为然,如果侯亮平真的让她哭也无所谓,这么多年来,她已经很知足了,正因为认识了祁同伟,才让她有了山水集团,祁同伟就是她的一切。
程度送赵瑞龙回到吕州,易学习就来看他,赵瑞龙把美食城的拆迁款捐赠手续交给易学习。易学习对他和赵立春表示感谢,赵瑞龙又想趁机向易学习要新区的地,易学习答应过两天让开发区主任陪他去看看,赵瑞龙喜出望外。
赵瑞龙送走易学习,就接到他二姐的电话,提醒他上了沙瑞金的当了,赵瑞龙惊慌失措,立刻简单收拾几件衣服准备逃走。与此同时,监视他的人向季昌明了他的行踪,赵瑞龙给祁同伟打电话,让他帮忙安排自己从吕州出境去香港。